DSC0000.jpg

1914年8月本該是居禮夫人的職業高峰期。那時的她,發現了兩種元素,開創了放射科學,攫取兩次諾貝爾獎,並正準備在巴黎建造一處研究鐳元素的研究所。

然而,對居禮夫人來說,20世紀很是殘酷。先是,她的摯愛與科研夥伴,皮埃爾,不幸遭馬車碾壓去世。後來她又被法國科學院輕視,並被誹謗搞婚外戀。

儘管法國似乎渴望將居禮夫人收歸囊中,但在右翼的「危險的外國人」輿論下,他們又開始敵對她。度過了蠻長的沮喪期之後,居禮夫人最終在1914年見證了鐳學研究所的落成,但那時實驗室中的男性研究員卻都被徵兵入伍了。

因此,當德國轟炸巴黎時,居禮夫人決定參與戰爭。

首先是經濟上。當時的法國政府正在為戰爭籌集黃金,於是居禮夫人將諾貝爾獎牌拿到了銀行,捐給了政府。當聽到銀行拒絕熔掉獎牌後,她便拿出了諾貝爾獎金,購買了戰爭債券。在愛國情懷的催動下,她關掉了實驗室,並為如何在戰爭中幫助國家絞盡了腦汁。

居禮夫人的下一個靈感便是後來的簡易X射線儀。那時,居禮夫人手上的1克鐳元素的法國僅有的研究用鐳。而在戰時,她無法進行鐳元素的研究。她便想為何不研究其它種類的射線。

於是她開始學習X射線的知識。在學習過程中她意識到,自己手上有著最厲害的科學技術。然後她便想:戰爭那麼血腥殘酷,也許X射線能夠派上用場。為什麼不把它們帶到戰場中去呢?

有了計劃之後,居禮夫人便果斷的行動起來。首先,她耐心的與法國政府交涉,說服他們讓自己做紅十字會放射科醫生。

然後,她又去找自己最有錢最有勢力的朋友,哄騙,乞求,騷擾他們,讓他們捐錢捐車來支持她。十月底,居禮夫人學會了X射線科學與人體解剖學,還拿到了駕照,掌握了基礎的汽車機械學。她在一輛雷諾上組裝的移動X射線儀是最早的20台之一。

DSC0001.jpg
居禮夫人與她的X光車「小個子居禮」

一輛卡車,一個發電機,一張病床,一個X射線儀,開到戰場上,檢查傷員的傷口,軍人們把它戲稱為「 小個子居禮 」。不過讓居禮夫人驚訝的是,X射線在戰場上很是受到排斥,醫生們覺得這種新流行的放射學在前線沒有用處。

為了證明自己,居禮夫人不顧法軍高層的反對,以25英里的時速將卡車開到了戰場。

帶著傷的士兵們在車裡得到檢查,子彈,榴彈殘骸,均能夠被檢測出來。士兵們並沒有意識到,為自己診療的人,曾兩次摘得諾貝爾獎。在17歲的女兒伊雷娜的幫助下,居禮夫人有條不紊的操作著設備。所幸的是,儀器運行非常完美。而這一切並沒有任何防護措施。

後來,事實證明在戰場上,X射線能夠幫助進行外科手術。但居禮夫人並沒有就此罷休。她狂熱的工作著,這裡要更多的車輛,更多的X射線儀。她想,為什麼不多造些工作站,來個200個。

由於厭惡了軍隊的不作為,居禮夫人決定自己來做。她為150名婦女開設了X射線學習班,並讓伊蕾娜回到戰場,繼續管理X射線儀。然後她又取回了自己的鐳元素,並開始收集放射性氣體(氡),製作空心針,用來為組織感染消毒。

DSC0002.jpg
居禮夫人在教授護士們放射學

1918年宣布停戰的時候,居禮夫人正在實驗室收集氡。聽到消息後,她在窗戶上掛起法國國旗,將「小個子居禮」開到街上慶祝。不過,那時的法國政府並沒有意識到居禮夫人的X射線儀救助了上百萬法國士兵,直到居禮夫人在1934年因長期暴露在輻射下去世後,法國才為她頒發了獎章。

由於長期暴露在輻射下,居禮夫人的衣服,實驗設備和筆記本都充滿了放射性,必須帶上特殊的防護服才能去接觸它們。

後來居禮夫人回憶戰爭時期時說,「 看似困難的事情變得容易了,那些不相信的人便接受了,不懂的人開始學習了,不關心的人也為之而奉獻了。 」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