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4年7月28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男人們都上了戰場,很多人長眠他鄉。

女人們開始獨立持家,她們製造炮彈、開有軌電車、焊接金屬……也有一些女人上了戰場,成為護士或者戰士。

戰後,她們之中的大多數人立即失去工作,在一夜之間回到廚房。儘管如此,一戰仍然改變了女性的生活。

DSC0000.jpg
戰爭爆發後,各交戰國都有大量婦女自願參戰。一開始,各國政府都不知道如何應付她們的熱情。一開始法國和德國不許婦女參軍。英國於1917年創立陸軍、海軍、空軍中的女兵部隊,美國女人也在這一年上了戰場。圖為英國陸軍女兵。供圖:Gettyimages/CFP


DSC0001.jpg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女性服役是一項大膽的嘗試。她們在所有服務單位中的一個共同的願望,就是填補男性遺留下來的職位。戰場上,英國皇家女子空軍部隊的機械師在修理Avro-504飛機。供圖:Gettyimages/CFP


DSC0002.jpg
英國皇家女子空軍女兵在白金漢宮前準備參加一個為戰爭女工舉行的活動,此圖為1919年一戰剛剛結束後拍攝。


DSC0003.jpg
在美國,13000名婦女首次應招入伍,成為美國海軍以及海軍陸戰隊成員,也有一少部分人成為美國海岸警衛隊隊員。圖為1917年,一個美國女兵在馬塞諸塞州進行射擊培訓。攝影:Paul Thompson/Gettyimages/CFP


DSC0004.jpg
在俄國,1917年以雅什卡為首的女人們成立了「婦女敢死營」,到前線參戰。當年就有2000多婦女報名參加。圖為1918年2月,在前線獲得了榮譽的隊員們作為招募新兵的引導者。


DSC0005.jpg
在前線休息的俄國「女兵敢死營」成員。


DSC0006.jpg
一戰期間,除了少數婦女成為士兵,更多的人則從事輔助性工作,比如擔任護士。有至少10萬護士活躍在英國大陸外的戰場上,美國的這一數字則是2萬多。在加拿大,有3141名護士在戰場上或者大後方工作。圖為英國戰地醫院裡紅十字會的女護士。


DSC0007.jpg
2萬多美國護士中,至少有400人死於西班牙大流感。圖為一個急救員在西部戰線給她的的車加油。供圖:蘇格蘭國家圖書館


DSC0008.jpg
1917年7月,兩個在戰場上開救護車的女人。攝影:Ernest Brooks


DSC0009.jpg
一戰期間,女性志願者協會的工作人員在進行火災逃生以及搶救老年病人的演練。供圖:Gettyimages


DSC00010.jpg
一戰期間,美國陸軍雇傭233名能說兩種語言的女性接線員到法國前線工作。圖為美國信號軍團的女兵在距法國三公里外的戰壕。女電話接線員也是通訊兵的一部分,她們被稱為Hello Girls。這些女兵將頭盔和防毒面具掛在椅子後背上。


DSC00011.jpg
一戰停戰期間,來自英國、法國、美國的士兵和一些婦女輔助軍團成員看法國的孩子們在沙灘上玩耍。供圖:蘇格蘭國家圖書館


DSC00012.jpg
一戰前,英美的女權主義者都在為爭取選舉權而奔走呼號。一戰爆發後,英國女權運動領袖愛米琳·潘克赫斯特向政府表示不再因為選舉權問題而給政府找麻煩。她號召成千上萬的普通婦女為戰爭而工作。圖為愛米琳·潘克赫斯特在一次演講中。


DSC00013.jpg
數以百萬計的婦女向社會偏見和傳統習俗挑戰,她們進入重工廠、辦公室甚至運輸領域,挑起大梁。圖為1914年在英國一家武器裝備廠工作的女工。


DSC00014.jpg
很多女工進入危險的軍工領域。圖為1917年,英國諾丁漢郡奇維爾,英國第六彈藥灌裝廠,女工在生產炮彈。1918年7月,該廠發生爆炸事故,造成134人死亡,250人受傷。整個一戰期間,該廠共生產了1935.9萬發炮彈。攝影:Horace Nicholls


DSC00015.jpg
女人甚至給炮彈裝TNT炸藥,英國至少有400名婦女在戰時死於TNT炸藥。哈姆弗雷·沃德夫人在1916年給美國朋友的一封信中稱這些製造炸藥的女性「一天工作10個半小時,甚至12個小時,一周七天。」


DSC00016.jpg
英國諾丁漢郡奇維爾,英國第六彈藥灌裝廠的車間。攝影:Horace Nicholls


DSC00017.jpg
在英國,一部分女性曾經有過工作經驗。但至少150萬女人是第一次在社會上工作。圖為在工廠裡焊接的女工。


DSC00018.jpg
在戰時,女人勇敢地承擔起了男性的工作,撐起了大後方。但是她們拿到的薪水非常低,有時甚至不及做同樣工作的男同事的一半。圖為工廠女工。


DSC00019.jpg
重活、髒活、累活,女人們都幹,她們已經存在於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圖為運輸瓦礫的婦女。


DSC00020.jpg
在鄉下,人們說服女性去幹農活。幹農活並不流行,卻生機勃勃。圖為牽著馬車的戰爭女工。攝影:Topical Press Agency/Getty Image


DSC00021.jpg
很多女工進入運輸領域。她們駕駛有軌電車、收集公共汽車票、賣火車票,但不能駕駛火車,只能清洗。圖為在清洗火車車廂的女工。


DSC00022.jpg
女人們也自願申請作為警察在街頭巡邏,但是她們的權力又是有限度的,不能完全履行警察職能。圖為1919年5月,倫敦街頭的女警察。Museum of London/Heritage Images


DSC00023.jpg
城市中的消防員裡也出現了女人們曼妙的身影。圖為消防隊員合影。


DSC00024.jpg
很多女性在後方不僅要做工,還要照顧家庭。她們的兒子或者丈夫有的死在戰場,她們獨立撐起自己的家。圖為1916年,在街頭抗議牛奶價格過高的母親和孩子們。供圖:Gettyimages


DSC00025.jpg
戰士在前線的生活是艱辛的,他們的妻子和母親在後方更需要勇氣和堅毅的精神。戰爭使有的家庭因為失去親人而支離破碎,戰後,受傷的男人們回家。最後,人們是否能夠接受女人在戰爭中取得的社會地位和她們已經掌握的技術?圖為戰場上和女護士和受傷的士兵。


DSC00026.jpg
戰後,那些具有獨立意識的女性發現自己失去了工作,幾乎在一夜之間回到了廚房裡。但是,她們也取得了有限的勝利。1918年英國規定30歲以上的婦女擁有選舉權。另一方面,戰後英國女人比男人多出近200萬,那一代女性失去結婚和作母親的機會。圖為戰後返鄉士兵在街頭親吻女人。


DSC00027.jpg
戰爭也改變的女人的外在——褲子有史以來第一次穿在女性身上,緊身衣逐漸告別歷史舞台,短小的「波波頭」成為時尚。

事實上,一切皆不可能回到從前。女人已經證明了她們能做什麼;戰爭沒有她們就不可能取勝。她們可以驕傲地告訴她們的後代:她們正在成為公民。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