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0.jpg


在20歲時,索菲亞·阿莫如索(Sophia Amoruso)預感自己不會有什麼大出息了。

她討厭學校,成績糟糕,最愛穿上紅色緊身褲在南加州的溜冰場裡遊蕩。她幹過各種毫無前途的工作,最終都以辭職或是被炒收場。

她靠搭車、做沙發客旅行,偶爾靠小偷小摸糊口,甚至不得不住在垃圾堆裡。因為生病,她跑去一間藝術學校做前台,就為了得到一份醫療保險。但正是在那家藝術學校的大堂裡,她漸漸學會使用MySpace,然後是eBay。

古著和復古時裝向來是她的興趣所在,而從那時開始,這也成了她的財富之源。

2006年,阿莫如索在eBay上開了一家古著網店「壞女孩」(Nasty Gal);今天,Nasty Gal已經成了年銷售額超過一億美元的電商網站。在Nasty Gal,你可以找到各種時髦的復古衣物、絕不會讓你破產的設計師作品和阿莫如索親手打造的一系列自有品牌服飾。

從一貧如洗到富翁女CEO,從壞學生到暢銷書《#少女總裁》(#Girlboss)的作者,所有人都渴望聽到索菲亞·阿莫如索的「逆襲」之路和她的「壞女孩哲學」。

她穿著露背吊帶裙、皮外套和羊皮坡跟鞋接受了ELLE的獨家專訪,手上還塗著藍色指甲油——盡管早就告別了垃圾堆,她看起來依然和一般的CEO不大一樣。

她把迄今為止的人生起伏都寫在了第一本書《#少女總裁》中——索菲亞·阿莫如索已經是個成功者,而人人都愛讀成功者的故事。《富比士》採訪她,《企業家》用她做封面,CNN理財專刊將她列為「40位40歲以下值得關注人物」之一,《Inc》雜誌則將她的公司評為全美國發展最快的零售商。

2014年,Nasty Gal已經在洛杉磯中心擁有了4700平方米的辦公室,在肯德基州建立了物流中心,雇用了超過350名職員,而他們的老板,直到4月20號,才剛剛30歲。

如果你喜歡性感印花裙、牛仔短褲、褪色的夏季T恤,喜歡用昂貴的古董外套和鮮艷的坡跟涼鞋搭配這一切,你就是Nasty Gal。而如果你是個聰明、機靈、討厭無聊、工作認真、對自己真誠的人,你已經走在成為「#少女總裁」的路上。

她如何成長,她想要年輕女孩知道的一切——關於生活、工作和其他所有,這是索菲亞·阿莫如索想要告訴所有女性朋友的事。

DSC0001.jpg



從一無所有到一億美元

Nasty Gal總部坐落於洛杉磯市中心一座1920年代的建築物中。周圍看起來有些破舊,但一旦走進Pac Mutual大樓的大廳,漂亮的Art Deco細節會和外部環境形成鮮明反差:柔和的燈光、原汁原味的古董電梯、盤旋而上的樓梯以及大理石柱子。

索菲亞·阿莫如索聘請了明星建築師Barbara Bestor來打造她的辦公場所(Barbara還設計了Beats by Dye的總部),建築本身的復古元素得以原樣保留,同時開辟出能夠讓年輕的員工們愜意放鬆、自在喝杯咖啡的空間。

這裡也是時尚天堂:成排成排的衣服,到處是鞋子,一個先進、寬敞的攝影棚,許多書架,巨大的咖啡桌上放著各種攝影書籍和英國1980年代的小眾雜誌《The Face》。

Nasty Gal的團隊成員穿梭在大樓的每個角落,設計師、品牌宣傳、業務員、技術人員和造型師們或是在彼此的電腦螢幕前查看nastygal.com的最新網頁,或是三三兩兩站在一起,有人全神貫註地看著沙發上的宣傳單,有人一邊喝著可樂一邊討論牆上貼的那些色彩和布料組合。

以透明玻璃相隔的會議室們都有特別的名字,有些以音樂偶像命名,比如Grace Jones和The Supremes,或是以電影命名,比如Mean Girls。索菲亞的辦公室在3樓,裝修高雅,家具都是原創設計,牆壁上掛著衝擊力十足的藝術品,還有一張極為寬敞的沙發,用來做腦力激盪或是白日夢。顯然,這裡的一切都在飛速向前衝——依靠一群聰明、機敏和超酷的人。

DSC0002.jpg



ELLE:在eBay上註冊第一家網店時,為什麼會選擇Nasty Gal這個名字?你從哪裡找到最初的貨源?

Sophia:

「Nasty Gal」的名字來源於funk歌手和時尚繆斯Betty Davis1975年專輯中的一首歌。Davis是那種有極強自我風格的女人,穿高到大腿的靴子,自己寫曲、寫詞、製作,這在1970年代女歌手中幾乎絕無僅有。

我起初也以為Nasty Gal不過是個店名,但事實上這位傳奇女性的精神也從此注入我的品牌之中!最早,我在本地二手店和Craigslist網站上找貨,之後我有了更為明確的目標:復古外套、mod迷你裙、Halston時代的迪斯科長裙,以及許多「黃金女郎」運動套裝(註:《黃金女郎》是美國1990年代最受追捧的電視劇)。

有一次,我在一家二手店裡淘到兩件Chanel小外套,以8美元一件的價格買進,放到eBay上以9.99美元起價競拍,最後賣出了1500美元。我那時還不知道什麼叫做「產品利潤」,但是我意識到,我開始了某種事業。

DSC0003.jpg



ELLE:作為年銷售額一億美元公司的CEO,處理行政事務會讓你無聊嗎?

Sophia:

我做過這家公司的所有職位!在二手店裡尋找貨源、去別人的家裡淘古董衣、熨燙衣服、打包貨物、寫產品簡介……但到現在,確實有不少管理、行政事務占據了我的很多時間,但這是我必須完成的。

比如,我剛剛還在給員工做績效評估,這其實就是在一張excel表格上對某個人做出相當單一、量化的評價,是典型的行政工作,但很重要。好在,我總能找到其他需要創造力的事。



ELLE:你是個什麼樣的老板,自由派還是凡事親力親為?


Sophia:

我是那種「無論何時何地都在帶領一群人開會型」老板!如果我不是這種類型,我相信公司裡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會快樂許多,可確實有太多事情需要討論處理了。我有時很刻薄,那也會傷害到我自己。

同時,我還是那種特別喜歡關注細節的老板。我依然會爭取親自回覆顧客的評論,這似乎是種禮貌。許多公司會投入大量金錢請他人代勞社交媒體的經營,但是我更喜歡按照本能行事。這是Nasty Gal成功的秘訣之一:如果有機會私下相識,員工和客戶八成會變成朋友。



#美少女總裁操作手冊#


Nasty Gal團隊的每個成員都像那種你會想要同她們換衣服穿的酷閨蜜。藝術部的設計師隨性地把筷子插在頭髮上當髮簪,有人穿著瑪丹娜式的網眼衣,許多人都喜歡塗鮮艷的正紅色唇膏。阿莫如索的團隊正在變得越來越專業,一年前,Sarah Wilkinson辭去ASOS女裝設計總監的職位,跑來洛杉磯成了Nasty Gal的設計副總裁。

公司文化對於阿莫如索至關重要,這是她在《#少女總裁》書中記錄、梳理自己公司如何運作、成長的原因。作為一本創業者可以真正借鑒於實戰的「操作手冊」,書中金句遍布,比如「別以為你自己有什麼特別之處」,「如果你覺得工作無聊,這說明你正處於錯誤的位置,找份新工作」。



ELLE:能給「#少女總裁」下個定義嗎?

Sophia:

少女總裁是掌控自己生活的人。她願意為了得到自己渴望的事物而付出努力。這本書是我自己生活的寫照,我寫了許多個人經歷,甚至包括那些會讓人指指點點的事。

哪怕是當年小偷小摸的不光彩歷史,我也總能從中學到些東西,因為我夠聰明。除非你是富二代,否則你總得工作,所以,不妨做些能讓你感到愉快的事,無聊的人是做不成「#少女總裁」的。



ELLE:你的顧客同你一樣年輕,這是你成功的關鍵嗎?


Sophia:

是的,我一直說,Nasty Gal在做的事並不難,因為我們自己就是顧客!如果無法想像自己辦公室的某個女孩穿上某件衣服,顧客就更沒理由去買了。

只要捫心自問,就能知道什麼會暢銷什麼會滯銷。我會去讀官方twitter上的每條評論。如果顧客有不滿,我就是第一個知道的人。在其他公司,顧客反饋要傳到CEO耳朵裡起碼需要幾個月——如果CEO能聽到的話。社交媒體讓我隨時隨地掌握這些資訊。



ELLE:隨著公司規模擴大,你怎麼繼續和顧客保持從前那樣親密的關係?


Sophia:

首要準則是你得努力工作 。世上有太多地方能買到衣服,所以我得確保當顧客在「壞女孩」購物的時候,她們花出去的每一分錢都物有所值。
DSC0004.jpg


討論商業模型不是我該幹的事


本能、發現美的眼睛和知道什麼能大賣,這三點是索菲亞·阿莫如索作為女性在時尚零售業創造奇跡的重要原因。回溯1960年代中期,《女裝日報》前時尚插畫家Barbara Hulanicki建立了一家小型郵購公司BIBA。

到1970年代早期,BIBA已經在倫敦肯辛頓高街上占據了一座7層樓的百貨公司。Vivienne Westwood開了自己的精品店Seditionaires,成為龐克教母,現在已是殿堂級人物。之後是網路時代,這徹底改變了女性購物的方式。

Natalie Massenet在2000年6月建立了Net-a-Porter,10年之後,她以5億美元的價格將其出售給了Richemont。

如果真的想要長遠發展,你需要大量資本。漂亮和好品味為阿莫如索在女性客戶主導的零售業中掙得不少優勢,但在男性主導的金融圈裡,她也經歷過許多不堪的回憶。

曾經有位「有錢人」在深夜趁著酒勁給她發來一通調情留言(第二天又不得不向她道歉),阿莫如索自然沒有接受他的投資。在與不同的投資者鬥智鬥勇多年後,她最終接受了來自Index Ventures(他們也投資了ASOS和Net-a-Porter)的風險投資。

Index Ventures第一輪投入了900萬美元,之後又追加到4000萬。

當公司茁壯成長並成功獲得大規模融資,冰冷的利潤數據和效益考察很容易會澆熄創意的火苗,許多創業者的創業之路也因此戛然而止。

對Nasty Gal這樣強調反叛和特立獨行的壞女孩集中營而言,如何繼續酷酷地走下去,這是阿莫如索的挑戰和使命。Nasty Gal網站的頭條永遠象征著她們的壞女孩精神:玫瑰紗裙總是同皮手環和鉚釘領搭配出現,Talking Heads的碎拍吟唱如戰鼓般循環播放。



ELLE:從創立公司伊始,你沒有欠下過一分債務,外來投資也是直到最近才引進,你為什麼堅持這樣的策略?


Sophia:

我知道,這在今天的商業世界顯得很不尋常,但這並不是我主動選擇的。一開始,甚至沒有銀行願意給我發放信用卡,更別提商業貸款。這很令人沮喪,但也是我的福氣。

因為沒有資金,我必須從第一天開始就以盈利為目標,而且決不敢懈怠片刻。這些年來,我遇到的風險投資者大部分都是突然「發現」女人喜歡在網上購物,在我看來,這意味著他們只是跟風想賺快錢,對我做的事情並沒有真正認同。

這些人坐在和Nasty Gal從本質上就完全不同的辦公室裡,幹著和我的工作模式截然相反的工作——成天花費時間討論商業模型和IPO,這是我決不會做的。



ELLE:拿到了Index Ventures的投資,你接下來計劃怎麼做?


Sophia:

我們準備開一家實體店。Nasty Gal能像現在這樣貼近客戶,是件了不起的事。買賣雙方可以如朋友般親密,這一般只出現在社區裡的咖啡館或是小店中。

從現在起,我們希望能夠給顧客提供一種在網上無法做到的方式來體驗我們的產品。我們沒有任何包袱,也無意去重覆那些傳統零售商的老路,只想建立一些尚不存在、嶄新的東西。希望我們的產品、我們的精神,都能從線上走到線下,我現在講講都覺得激動!



ELLE:對想成為年輕女老板的讀者,你有什麼建議?

Sophia:

不要長大、不要無聊、不要讓男人占據生活的一切。怎麼樣?是不是很酷?此外,注意觀察別人都做了些什麼,但不要過度崇拜。你大腦的絕大部分空間應該被自己能做好的事占據。

培養創意和瘋狂,將視線聚焦在手頭的工作。買一本《#少女總裁》。如果你也想要一條我愛穿的紅色緊身褲,我們網站有非常漂亮的系列正在出售。不用客氣!現在,你應該知道該如何從一無所有到征服世界了吧?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